阿强你怎可称你妈为婆娘

想吃叉烧包

关于阿鹿的不肯去观音的一点点读后感

昨儿贴空间里 今天贴lof丢人现眼

 @陆曼陀。 艾特灵气的原作者

上课精神很差课间把啊鹿那篇不肯去观音又重新看了一遍。作为对宗教不太了解的大俗人对于这个宗教可以联想到的最美的场景是阴阳师博雅为善女龙王吹笛时众神起舞的片段(摩诃婆罗多里的不提,那个是从头热烈到尾)。非常壮美非常漂亮。我能理解慧萼对极致的美的追求。文章一直到胡姬一节才开始有对话,我之前一直以为是散文式的叙述,但是看下来也非常的舒服。描述的场景也很有画面感。几乎可以想象得到穿着薄衫的女子和玉一样的僧人以及一个水蓝色长衫的有些不得志的老(?)书生。每一个人物有他自己的立体的形象。

回过头来说慧萼,我个人觉得它本身在文章里表现出来的是一个 情绪很平淡的人,他的外在动作都是很平淡的,即使他英雄救美我看来他还是一个克制的人。但他是蕴藏着,某种激情(语无伦次qwq)和渴望的。我觉得会去追求一种抽象概念的极致的人本身是极致的,对慧萼来说这种追求极致的过程就是去创造观音的形象。阿瓦罗希的舞蹈,太后的梦,书生的过去。他们的共同点是迷幻的不可再去追寻的。我觉得慧萼是在这些东西和他自己的探索里找到了那点灵光的。最让我感到触动的是,他找到了,这个形象没有过多的言语去描述它多华丽多好看,各人有各人的看法,是舞女,是菩萨。极致以后呢?慧萼留下了他找寻了这么多年的东西。就可能对他来说具象的菩萨雕像,放下了,成一种仪式,为这段故事终结了。可是更深的来说他已经见过那个世界是什么样子了。那是放不下带得走的。语无伦次打了一大段。就想说这个故事太美了太美了,雕像是美的,香料是美的,去河西走廊的女子是美的,书生的落寞是美的。僧人去追求极致的过程也是美的。我不太懂佛法的奥秘,作为一个不太了解的大俗人只能直观地感受到的就是这里面的神秘和美好吧。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