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强你怎可称你妈为婆娘

想吃叉烧包

【承花】花京院典明生存指南(1,tbc)

我和第二集拼速度()


  伟大的故事讲述者,闻名遐迩的漫画家,了不起的究极生物荒木飞吕彦老师曾经在他的书中提到过,为了最先能够吸引读者的眼球,漫画的标题和第一页往往会表达出足够吸引人的信息。把这个要点做一些适当的延伸就可以发现,相当一部分文艺作品:书籍,文章,漫画,电影,电视剧,你的奶奶给你讲的睡前床头故事,在它们的开头第一页/第一格/前六分钟都会最简明扼要的概括出整个故事最重要的梗概。可以理解的是,正如荒木老师所言,这是为了吸引读者的注意力。开头第一页/第一格/前六分钟所要展现的,往往是整个故事的梗概。在《碟中谍》里它是阿汤哥的一项名字冗长的任务,在《银河系漫游指南》里它是阿瑟·邓特被推倒的房子。

 

  而在这个故事里,它被归结为一句简明扼要的话:

 

Alpha花京院,被要求和一个素不相识的Omega结婚。

 

  对他本人来说这不是一个好的开始。

 

  【1】

 

  花京院喜欢金发的姑娘。

 

  贺莉女士的年纪严格来说已经不能算是姑娘了,但是她漂亮的绿眼睛和金色的头发还是让花京院的焦虑缓解不少。桌子上有三个水煮蛋,他早上从冰箱里拿出来用茶壶煮的。他原来用的锅在昨天试着煮了紫薯橘子粥以后就变得比婴儿的呕吐物还要黏糊,面向他的那个鸡蛋底部有一些裂缝,是他放进茶壶的时候不小心磕破的。现在吃会不会太失礼了,尽管邀请贺莉女士一起吃水煮蛋也显得很奇怪。

 

“典明君。”

 

  典明君,花京院想,贺莉女士是外国人,她试图用直呼名字的方式来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花京院拿起一枚鸡蛋握在手里,本能的回答道:“抱歉,我还是没明白您的意思,贺莉女士。”

 

  贺莉女士显示露出一个“你在说什么”的表情,随后又变成了“我理解,一般人都很难接受”,最后她脸上浮现出进门时的那种温柔的微笑:“典明君,我再次向你请求一遍,请你和我家的承太郎结婚,他是Omega,年纪和你差不多。”

 

  承太郎听起来是个不错的男名。

 

Omega是一个适合婚配的性别。

 

“我家的”代表这个人是贺莉女士的孩子,令人感到安心的贺莉女士。

 

  花京院的鸡蛋在桌子上磕了一下,他沉默了很久,久到贺莉女士脸上的表情从“拜托你了”变成“这孩子耳朵没问题吧?”。

 

“抱歉,我还是没明白您的意思,贺莉女士。”

 

  当花京院的生活里出现了他无法理解的事情时他一般先选择工作。

 

  而他的工作,是世界上最无聊,最可替代,最能让他感到生命明显的流逝的那种,人们用来定义它的词语有艺术的骨架,造梦者,编剧。花京院用来定义它的词语叫慢性自杀。

 

  因此当他在咖啡店里模仿英国的小说家敲击键盘(尽管咖啡店距离到他的工作室只有半条街,并且办公室的咖啡不需要付费),并顺带着提起结婚的事情时,波鲁那雷夫非常夸张的总结道:“你被安排了。”

 

“这比我写的台词还荒谬。”花京院一边说,一边把手癌打错的发黄之旅重新改成法皇之绿,他的思维正好能够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负责控制双手迅猛地敲击键盘发出让后面那桌喝饮料的小情侣皱眉头的声音,另一部分操控他的嘴巴好在和波鲁那雷夫对话的时候适当插入一些法国口音和巴黎特产地方土梗,“而且细思恐极的是我都不知道他们怎么找上我的,贺莉女士完全没有说过这一点。她只是到我家来要求我和她的儿子结婚。按道理这种事情是要和两方的家长商量的吧。”

 

“或许她早就知道你家里的情况,或许她认为你没有爸妈,像你写的主角一样,爸妈基本不出现。”

 

“真是糟糕。波鲁那雷夫先不说别的,你能想象你在27岁就结婚了吗?当然我知道,”花京院摆了一个手势,他又把白金之星的字打错了,这个酷炫的名字现在听起来有一股海鲜味,“Alpha27岁结婚在过去十年的社会里很常见。不过这里面并没有我。”

 

“作为一个34的未婚单身beta,我听不懂你的A言A语。”

 

  花京院面无表情手速极快地打着字,重复着打一段,停下来思考两秒,修改几个错字然后继续打的流程。他的眼圈发青,头发梳的也并不很整齐。“你吃早餐了吗?我让雪莉给你煮两个鸡蛋吧。”

 

“溏心蛋谢谢。”

 

  波鲁那雷夫走到厨房去了。花京院的生存指南上写的第一条就是,当你和咖啡店老板娘的哥哥是同事的时候,你就可以得到一份免费的早餐,还可以在节庆活动的时候刷脸得到很多份其他客人限量一杯的棉花糖热可可。他继续打字,不管那对小情侣看起来已经要过来抗议了还是在工作。再怎么样他还是对工资保持着热烈的感情。

 

  直到那个身高看起来超过一米九,像是一个混血的伊斯特伍德的家伙站在他桌子对面。

 

  花京院一开始没有发现这尊活的穿着白色外套的大卫雕像,是当雪莉端着三个煮好的鸡蛋放到他桌子上,问了句“典明,这是你朋友?”时才发现的。

 

  他坐到花京院对面,波鲁那雷夫的位置上。波鲁那雷夫原本想过去问话,但在听到他开口以后原地转向回到了妹妹的厨房。

 

  大卫雕像和伊斯特伍德的混血儿用理所当然的磁性而低沉的嗓音说:“初次见面,花京院典明,我是你的婚约者,空条承太郎。”

 

  花京院典明在前二十七年荒诞而奇妙的人生中一直很好奇,从外貌体型上来看,相对瘦弱和外貌稍显女性化的自己,性别居然是alpha,这在这个性别特征由内而外都很鲜明的社会中居然真正发生了。

 

  直到今天,此刻,他才明白,原来不仅有他这样瘦削的alpha,还有对面这位这样看起来能手撕他那样的A一整打的Omega。

 

  而且从他的穿着看起来他的身价并不比同名手表便宜。

 

“非常抱歉,您的工作室的同事说您在这里。若我突然造访给您带来了麻烦,还请多多包涵。”

 

  花京院停下了手头的动作,可是在他的脑海里剧情已经从新加坡想到了埃及。他有点担心分心以后还能不能记住全部的构思。

 

“……你有什么事吗?”他干涩的问道。

 

“按照母亲的意思,今天先和您见上一面。”承太郎回答道,“顺便告知您,虽然很突然,明天起您将和我搬到同一间居室。”

 

  花京院皱眉,他不太喜欢承太郎这种过分客套的说话方式,再说这样子说话的角色他曾经在一个舞台剧里写过,波鲁那雷夫审了剧本以后举起墨水瓶追着他打问他你是不是欺负我欧洲人不懂你们东方那一套。

 

“搬到一起?为什么?”

 

  承太郎没有说话,花京院随后明白了他的答案。按照一对要结婚的人来说,同居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但是,但是,等一下,”花京院打出一个暂停的手势,“为什么,我是说为什么是我们两个,这很奇怪啊。我昨天还在家里吃早餐,您的母亲和她的六个一八五的保镖突然打开我家的门告诉我你要和我结婚。现在你又跑来跟我说我们要同居。这进展太快了,空条先生。再说我并不想答应您。”

 

  他关掉笔电,没忘记保存文档:“我想弄清楚这背后的原因,以及,我暂时并没有恋爱和结婚的意愿。”

 

“等您搬过来您会知道的。现在并不方便讲。我只能告诉您,家里的要求我【需要】一个婚礼。”承太郎说。

 

  花京院已经从贺莉的六个保镖和承太郎身上察觉出来他的家里是指那种,人们以为小说里才能出现的,贵族家庭。过大的庭院和房子,客厅里挂着每一代家主的画像。一个老人威严的命令年轻的孙子,你必须娶一个门当户对的新娘回家,不然你的财产就没法继承啦。

 

“花京院先生,我想问您几个问题。”

 

“什么?”

 

“您对蜥蜴过敏吗?”

 

“关蜥蜴什么事儿?”

 

“家里的长辈托养的宠物。但是他并不可怕,叫迪奥。”

 

“这名字听起来想吐。”

 

“您对海星过敏吗?”

 

“你们家的海星叫龙舌兰?”

 

  承太郎摇头,然后脸上突然带着一种和贺莉女士一样的温柔。这让花京院毛骨悚然。

 

“别用那种看着你初恋的表情看我的早餐。”花京院把盘子拉近自己一点:“空条先生……”“承太郎。”“承太郎先生……”“承太郎。”“阿强——”

 

“——我也有问题想问你,”花京院说道,“结婚的理由你可以晚点再说。我做事情喜欢考虑到所有的可能性。你看,我对性取向没有所谓,我现在第一时间想到的事情是,那个。”

 

“如果是来自家中的压力,那一定会涉及到小孩的对吧,”他说,“生小孩的事情……”

 

  他倒是不介意睡一个比自己强壮的伴侣。但空条露出了一个和贺莉一模一样的“你在说什么”的表情。

 

“生小孩?”

 

“生小孩。”花京院点头,看见承太郎还是茫然,他有些不耐烦:“毕竟这玩意儿不能从蛋里生出来不是?”

 

  承太郎看向他手里的水煮蛋,然后花京院愤怒的把它外壳敲碎。

 

“那不需要,如果你喜欢孩子也可以考虑。虽然我们家一般都是独生子女。有兄弟姐妹也未尝不可。”

 

“等等,”花京院停下了剥蛋壳的手,“你的意思是……”

 

“啊,”承太郎想起什么,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个笔记本,打开,“小女很喜欢您写的那部音乐剧,还请您帮她签名。小女的和名是徐伦,英文写作Jolyne,J-o-l-y-n-e。对了,她现在和她妈妈一起生活,不过我希望您能……”

 

  花京院眉毛上挑:“什么?”

 

  承太郎这才意识到中间的问题:“抱歉,家母没跟您说?我结过一次婚,徐伦是和前妻生下的孩子。”

 

  花京院想到的第一件事是:“两个Omega生下的孩子?”

 

“她是beta。”

 

  花京院看了看承太郎的腹部,又看了看承太郎的脸,伸手掂量了一下承太郎手臂部分的肌肉。

 

  他极度诚恳的说:“传递生命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那一定很疼吧?”

 

  从承太郎的表情来看,花京院在他眼中现在看起来像是一个异想天开的疯子。

 

TBC

============================


说好的ABO, 但是不太典型。

试着写故事

希望不会凉qwwq

对于角色之间的关系有自己的理解和解读,未必符合所有人的观念。



评论(16)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