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强你怎可称你妈为婆娘

想吃叉烧包

【承花】花京院典明生存指南(5.abo,tbc

感谢 @EN 给捉虫 

【5】

      东方仗助的JOstagram在三十秒前更新了一条消息。

      “介绍新的蓝朋友!H·H二世!@3mp3r0rhorse”

      配图是一套鲜艳的蓝色盔甲,表皮容易让人想起那些光怪陆离的甲壳虫。花京院刷新了一下页面点赞立马从0变成了999+,下边评论里少女们书写的赞美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哇,花京院发现有几个还挺有文采的。

     仗助艾特的正是这套盔甲的制作者,据说曾经为白兰度设计过造型的荷尔·荷斯。他在仗助的JOs下面评论了一句“这次别再把他弄坏了”。

     花京院看了看坐在一边握着手机已经听波鲁那雷夫讲了十分钟戏的仗助,好啦,他发现了某人不专心听讲的证据。

     岸边露伴今天没有来跟进,似乎是和编辑去商量漫画出法版的事宜。柿子花的气息若有似无地勾着花京院,他不由得想仗助真是天生的alpha,他太符合人们心中对于这一性别的所有幻想了。

    “所以我需要你把蓝色骑士内心最为温柔的一面展示出来,当你和公主对话的时候,你要把她看成自己的母亲。想象一下她病危死去,而你只能和她说最后一句话。”

    “嗯,不是恋人而是母亲?”仗助举手。

    “母亲,你这年纪的孩子见过的年轻姑娘太多了,相信我,把公主当成你妈妈。”

    仗助点点头,似乎是领会了。波鲁那雷夫又叫他上台走了一遍从他脸上的笑容看来这次效果拔群。“好了,这场可以了。”波鲁那雷夫招手让仗助下来,又叫群舞演员上台准备排表现战争的那场舞蹈戏。

    仗助跳下舞台,身上华丽的盔甲铿锵作响。助手过来帮他卸下,恢复了自由身的仗助坐到花京院身边:“典明哥。”

     自从承太郎对他表明了两人的关系以后,他就称呼花京院为典明哥。仗助就着助理拿来的镜子梳理自己蓬松的头发:“你和承太郎桑是怎么认识的?”

     仗助似乎并不知道他们即将到来的婚姻的内情。被保护得真好啊。花京院想了想:“贺莉女士介绍我们见的面。”这话总的来说也没有错。

     “原来如此,”仗助把梳子收了起来,用餐巾纸擦掉他鞋子上沾到的尘土:“我以为是那种很浪漫的邂逅呢。”

     “浪漫这个词不适合我们俩。”花京院笑着帮仗助把脏掉的纸扔到垃圾袋里。

     助理帮仗助买了一个草莓奶油味的可丽饼,他用六根手指捏过来举到花京院面前示意要不要尝尝。花京院摆了摆手,仗助便咬下一大口。他埋在新鲜的奶油和草莓里,吞下口中的食物以后问:“典明哥,你和承太郎先生现在是住在一起吗?”

     花京院看得出这是位空条迷弟,对承太郎先生的一切都太好奇了。就连他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空气里都绽开一朵一朵柿子花。红发的alpha点了点头:“是的。”

     “哇!”可丽饼上面的一瓣草莓险些滑落,仗助叼住那片果肉卷进嘴里,咽下去后又说,“我去过承太郎先生家里,那可太大了,他一个人住光是打扫就很麻烦。”

     想到什么,他又说:“典明哥,你等会儿怎么回家啊?

    花京院掏出一张公交卡。

    “等会结束了我送你吧。我要去我朋友家里,顺路。如果你想的话,我们还可以拐到S大等承太郎先生下课。”   

    花京院都不知道承太郎今天有排课,原本他并不是很想答应,不过仗助的puppy eyes摆在那里花京院就只好答应了。见他点头,仗助露出了高兴的笑容拿出手机:“我跟他说一声。”


    “今天的排练结束了,蓝骑士会不会救出公主呢?”

    东方仗助在等红灯的间隙又发了一条JOs,配图是他卸妆前的自拍,男孩儿在照片里傻里傻气的举着两根手指摆V字,评论里很快又聚集了一大批少女诗歌。车子驶过贴着电影节海报的街道,停在大学门口。仗助拿出手机看到了承太郎的消息。“典明哥,”他说,“承太郎桑还要拖二十分钟堂这样,他叫你去教室等他。”

    就这样贸然过来还是太草率了,花京院正在犹豫时发现手机上也收到了相同的信息,附带教室的地址和指引路线。“不然我陪你等一会儿吧。”

    “你赶紧去朋友家里吧别让人等。”花京院下了车,关车门时有路过的女孩看到车里疑似是东方仗助,在她们上前确认前车子已经开走了。女孩们对从疑似东方仗助的车上下来的男人投来好奇的目光,花京院低下头,快步走进校门。

    花京院顺着承太郎给的提示没什么费劲的就找到了教室。看到一百多个人的座位上百分之六十都是女性,空气里还有各种鲜甜的omega信息素,交融在一起似乎跌进了打翻的香料盒子。花京院确定讲台上站着的那个白色大衣是承太郎本郎。

    他悄悄从后门溜进来,那里连地板上都挤满了席地而坐的学生。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黑皮男人看见花京院,微微起身拎起自己的紫色长袍给他让了块地方。受众真广泛。花京院点头致谢然后坐下来。  

     承太郎似乎没有发现他的潜入。空条教授在讲台上用低沉但有力的声音讲解着海星的生殖和繁衍,花京院发现这个承太郎和平日里不同。尽管看上去依旧高大严肃,但空条教授比承太郎更加的……活跃。

    他在讲台上表演,花京院看出来了,当他站到讲台上,变成了授业的老师,他会把自己对海洋的热爱全部倾倒出来。如果他是一个生性外向的人,现在想必已经用上肢体语言了吧。

    花京院把手垫在下巴下面,现在,他已经认识了伴侣承太郎,徐伦的父亲,铁锈味的omega和空条教授了。也许只是职业病,才让他对这么多面的承太郎感兴趣的吧。

    “很抱歉拖延了大家的时间,今天的课就到这里,谢谢大家的配合。”

    随着这句话落地,所有的学生哗的起立收拾东西走人,前排的几个年轻人跑到讲台上向承太郎询问问题。承太郎终于发现了最后一排的花京院,红发的alpha指指外面的走廊,承太郎微微点头,随后接过身边一个男生的话茬谈论答案。

    花京院到走廊上,各种气味从他鼻孔底下飘过,伴随的还有年轻女孩们的闺蜜谈话。

   “空条教授也太帅了,真希望我也能遇上这样一位alpha。”

   “是啊,我一个A都沦陷了。”

    年轻真好,花京院难得感慨了一句,可以随意的张扬自己的喜爱。那位让座位给花京院的中年人也混在女孩子中间离开。承太郎从教室里出来和学生们告别,随后走到花京院身边:“走吧。”

    看到一位陌生的红发男子和素来独行的教授一起离开,学生们都有些惊讶。花京院避开那些目光和窃窃私语,跟在承太郎后面。

    这时承太郎一把拉住花京院的手,将他拽到自己身边。

    花京院身后响起一片压抑着的惊叹。他小声抗议:“喂。”

    他试图抽回手,但承太郎攥得很紧。空条教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那些声音消失了。

    他们下楼,穿过人群走到停车场。车门一解锁,花京院立马钻了进去。

    

   晚饭难得的在家里一起吃。花京院太饿了把早餐吃剩的水煮蛋拿出来垫胃。承太郎麻利的在厨房切菜,刀刃和案板碰撞的声音不断响起。花京院拿出一枚鸡蛋,状似不经意地问道:“你的学生不知道么?”

   “排骨红烧还是炖汤?你说什么?”

   “汤,谢谢,你是omega。”

   “肉桂粉用完了,黄色的柜子里有帮我拿一下。我没有刻意地提起过这件事。”

   “给你。”

   “我觉得那没有必要。”

    承太郎接过瓶子,看着花京院。花京院把熟鸡蛋握在手心。

   “你也没有必要,花京院。”

   “没必要什么?”

   “没必要……害怕。”承太郎说:“你是你自己。”

   花京院走到承太郎面前,垂下眼扯出一个难看的微笑。“那你认为我自己是什么呢?”

   不等承太郎回答,他把那颗蛋放在料理台上。然后靠上承太郎的身体亲吻他的下巴和喉结。

   承太郎挤出一句:“火还没关……”

   花京院一边吻他,一边伸手到煤气灶的开关,咔哒。

   “那颗蛋凉了,”花京院的嘴唇闪着湿润的光芒,他挑起眼看着承太郎,“我想吃点别的。”

   那颗煮熟的冷掉的鸡蛋从料理台上滚动,从边缘掉下,摔在地上。

tbc


 

评论(4)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