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强你怎可称你妈为婆娘

想吃叉烧包

【源禅】Acquiesce (fin)

题目和文章没有任何关系,就是写的时候正好在听绿洲的这首歌

给果子的生贺

我卡汉三又爬墙回来了!

-=-=-=-=-=-=-=-=-=-=-=-=-=-=-

  源氏见过雪。

  他印象里第一时间能够想起来的雪是齐格勒带他去组装最后一部分身体零件的时候。那天太冷了,即使他的身体已经大部分是恒温的机械,也依旧被骤降的气温冻得发抖。和今天一样,今天也在下雪。温斯顿修好了他腿上的一块挡板之类的东西。麦克雷抱着自己的半条机械手在旁边观看,问他,你的身体,要适应它一定很难吧?源氏给了一个良性的回答。

  他告别了似乎已经沉浸在关于手的回忆里的牛仔,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他的智械导师毫不意外的,坐在一个蓝色的垫子上冥想。九颗法球在他身边安详的转动,源氏在他不注意的时候用手指勾过来一颗,握在手中把玩。

  禅雅塔面部用来代表眼睛的那个部分亮起,他似乎苏醒了一般。转头看着源氏。某种电子化处理过的声音响起:“源氏。”

 “师父。”

  源氏的手掌松开了,那颗法球慢悠悠的飘回到他的导师手里。在禅雅塔手上再度运转起来。“维修如何?”禅雅塔问道。

  源氏展示给他自己手部和脚部安装的新的护甲,“他们给了我一些新东西。”

  窗外依旧飘雪。源氏很难分辨出雪落的声音,即使他有精密的电子五官,似乎也难以辨认自然的造物纷纷落下时的声响。禅雅塔对于源氏的新装备感到十分满意:“我很高兴,源氏。”

 “温斯顿说,在这里,”源氏指了指自己胸腔上的装甲,“他给我装了新的体温调节系统。即使在酷寒之中,也可以改编装甲内侧的温度。”

  他走了两步灵活的就地坐下,挨着蓝色的垫子:“我不会再怕冷了。

  忍者放下他的刀刃,将头靠着禅雅塔的肩膀。头盔和金属碰撞出小小的响声:“我们可以一起去很多地方。您和我。我们可以先回一趟尼泊尔,又或者,去英国,莉娜和她的女朋友买了一套新的公寓……”

  室内开了温控系统,并不寒冷。禅雅塔像人类一样微微歪头,用自己的面甲挨着源氏脸上温热的伤疤:“那会是个好主意。源氏。”

  半机械的忍者想了想,闭上眼睛,慢慢的说:“我也觉得,我们先去别的地方,最后去莉娜家里,把带来的礼物都送给她和她的伴侣。那姑娘一定会说‘哦亲爱的!你们像是去蜜月旅行了一样!’”

  他模仿着猎空尖利爽朗的嗓音。禅雅塔稍微离开了他一公分:“源氏。”

  源氏的眼睛睁开了,很久以前这双眼睛漆黑不见底,掺着一点血色。现在它闪烁着和所有人一样的光芒。禅雅塔的声音像从天幕飘落的雪花一样轻缓的,宁静的响起:“我想,这个词并不合适。”

  “伴侣?说未婚妻更合适?”

  “我是指,蜜月旅行。”

  源氏猜到了会是这样的回答。“您看,您也太小心了。”

  忍者看了看窗外,又转过头,站起身。他的双腿已经不会发麻了,但不影响他装模作样的揉一揉自己的膝盖:“师父。”

  禅雅塔也要起身,源氏将他扶起。智械漂浮在半空,和他的法球一样和谐。源氏说:“师父,我能知道理由吗?”

  “为什么,”他想了想,说,“为什么,您拒绝我呢?”

  禅雅塔没回答他。源氏听见自己同样被电子处理的声音:“您讨厌我?”

  “不。”禅雅塔回应的有些急促,“你是我最得意的学生。”

  “那么,”源氏伸手抚摸了一下离他最近的那颗法球,“是因为,您的信仰让您不能接受别人的求爱。”

  “智瞳宽容一切。”

  “那是因为什么?”源氏伸出手,握住智械设计繁复的手腕:“什么理由?”

   禅雅塔的情绪并没有因为源氏的急切而产生更大的波动:“源氏,我想……”他说,“以后你还会去更多的地方。你有更多的经历和朋友。”

  “别为旅途中的一片落叶而停留。”

   房间里变得十分安静,禅雅塔不会呼吸,源氏仅仅靠着机甲的循环维持生命活动。所以这人体发出的唯一一点声响,也勉强才能听见。直到源氏握住禅雅塔的另一只手,金属的声音才打破了沉静。

  “原来是这样。”他松了一口气,继续爽朗的微笑:“我还在担心呢,以为您不喜欢我。”

  “纠正您的一个错误,”他说,“一个精密的智械科技也无法计算出的,伟大的智瞳也无法察觉的错误。”

  “您从未是旅途中的一片落叶。您是引领我一同旅行的人。”

  “要再往下延伸一点的话,您对我来说,是您和您的和谐之珠一样无法分离的存在。”

   源氏抱住他,叹息道,“您能和您的法球分开吗?不能。那么您也别剥离我和您,好吗?禅雅塔?”

   一双全金属的手,很轻的搭上了源氏的肩膀。禅雅塔发出一声长长的,电子音组成的叹息声。

   “抱歉,源氏……”

  源氏闭上眼睛,没关系,这不会是一切的终结,他依旧可以……

  “我先前,做了错误的判断。”

   源氏睁开眼,看着他的导师的脸。他能从一成不变的面甲上读到很多的情绪,但他只是用一只手,搭在了禅雅塔脸的一侧上。

   “那么您同意了?”

  “我很荣幸。”

   源氏低下头,和禅雅塔用额头触碰彼此。电子戒疤的坑洞让他的皮肤感觉怪怪的。不过他想这也没有关系。

   雪依旧在落下。源氏想他可以筹备雪化了以后漫长而安静的旅途了。

END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