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强你怎可称你妈为婆娘

想吃叉烧包

【承花】花京院典明生存指南(7,abo,tbc)

在等待第三集之前不妨看看这个

本章太郎掉线,但是乔鲁诺来了!


【7】

   岸边露伴发了一条JOstagram。

  “新连载工事中,《粉黑少年》也会继续更新。”

   配图是拍的一张工作台,干净整洁有序。墨水瓶旁边摆着半个柿饼。

   业内同行,少年绘本画师波因哥(@BoingotheTHOTH)留言:期待露伴老师的新作!!!

   工作同事,戏剧编剧花京院典明(@NoriakiKakyoin)留言:双更大神出现了。

   工作同事之二,戏剧导演让·皮埃尔·波鲁那雷夫(@silverJPP)留言:下一部改编预定。

   职业模特网络红人八百万少女的心头肉东方仗助没有在关注首页刷到这条消息,试图戳进露伴的主页观看,系统显示操作失败。同时仗助发现露伴的关注少了一个。

   东方仗助拿着手机,从盔甲里痛苦的转过头:“岸边露伴取关我还把我拉黑了。”

   波鲁那雷夫麻利拿过东方仗助的手机打开JoTunes。“为你默哀。”

   说着把手机塞给仗助然后指挥群众演员排练,同时东方仗助的手机开始疯狂播放Todrick Hall和Joseph Gordon-Levitt的《you unfollow me》①,音量响到整个剧场都能听见JGL用白人女子高中生腔调说的那声:“Awkward~”

      

   花京院已经很久没有到这里了。

   他下了车正好迎上午休时间,学生们纷纷从校门口涌出。两个搬着灯箱的男孩从花京院身边经过。他上一次来电影学院还是去年为了参加一个戏剧节。他们的会场就在这里。花京院打了个电话:“我到门口了。”

   电话那边传来年轻男孩子的声音:“我马上来接您。我看到您了,红色头发的那位是您吗?”

   比视觉更快传递的是气味的踪迹。一股柠檬的清香勾住了花京院的注意力,不远处一个金色头发的男孩向花京院招手。他一只手拿着电话,刘海奇妙的卷成三个圈。“乔鲁诺。”花京院上前,“初次见面,你好,我是花京院典明。”

   乔鲁诺身上的柠檬味和他本人一样温煦。年轻的alpha热情拥抱了年长的那位:“您跟我来。”

   “波鲁那雷夫昨天电话里都和我说了,他今天要排蓝骑士所以我来替代他,他很关心你。”花京院说道,“所以是出了什么问题?”

   “Monseuir P是我最好的老师,”乔鲁诺说完苦恼的皱起眉头,“其实我们的片子已经出了粗剪版本,想请您帮我们看看。”

   他们走到了一个教室的门口,花京院隐隐约约听到门板后传来说话的声音。乔鲁诺拉开了门:“进来吧。”

   

    花京院一进门就仿佛掉进了水果店中,掺杂在一起的淡淡的不同水果香味充斥他的鼻腔。混合起来倒也不是很奇怪。六个和乔鲁诺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坐在一堆拍摄器材之间。注意到门口有另外一位人。看起来比较年长的一位站起身,他走进花京院的时候身上有一股明显的咸涩的气味:“您就是花京院先生?您好我是乔鲁诺的同学,布鲁诺·布加拉提。”

   花京院的神色或许暴露了他的想法,布加拉提苦笑:“没错,我的信息素是咸的。”

   “他是海盐味。”在场的唯一一个姑娘补充道,她身上有一股好闻的桃子果皮的气息。

   “谢谢你特里休,不过没关系,”布加拉提说,“我已经习惯站在我的伙伴们中间,像水果店里卖咸鱼的了。”

    花京院看着那姑娘,稍微惊讶了一下:“特里休,你是特里休·乌纳小姐?”

    桃子味的姑娘点了点头。

   “请坐。”乔鲁诺把最前面一排课桌稍微拉开几张,给花京院开辟出一点空间,“阿帕,看茶。”

   “不了不了。”花京院摆摆手,那个叫阿帕基的黑衣青年身上散发着熟葡萄的香味,手中的茶水颜色却很诡异,“你们的影片呢?”

   “米斯达,把电脑打开。”

    听到乔鲁诺这么说,米斯达跳上讲台开电脑。


    花京院早就听说过乔鲁诺·乔巴拿。自然是从波鲁那雷夫那儿,波导因缘际会认识了电影学院的学生乔鲁诺。他对自己的这个意大利徒弟可谓关怀备至。不止一次在花京院面前提过,乔鲁诺在这项行业上有多么伟大的天赋。而那位特里休姑娘,她的姓名则表明她的父亲是那个“热情”娱乐公司的老板迪亚波罗。乔鲁诺拥有这样的人脉关系,让花京院也感到吃惊。

   “这是乔鲁诺执导,布加拉提编剧的。” 看起来最小的一个男孩小声对花京院说,“原来乔鲁诺想让布加拉提来拍的。布加拉提可了不起啦,在特里休爸爸的公司实习,以后会进热情工作。”

   米斯达听到了笑了笑:“纳兰迦,说不定《火车大劫案》第二部。就叫布加拉提来翻拍,那样我们就有机会见到普罗修特了。我邻居家的小妹家里贴满了他的海报。”

   “真的吗!普罗修特!我上周刚刚看完他主演的新片!”纳兰迦兴奋起来,手里捧着的无人机差点掉到地上。另一个金发男孩儿帮他接住了:“得了吧纳兰迦,你别把这玩意儿摔坏了,咱们就这一台〇疆。”

   “抱歉,福葛。”纳兰迦吐了吐舌头。

    特里休坐到花京院身边:“花京院先生,我想向您说明一个情况,这部短片我们打算拿去参加今年的杜王电影节,今年他们开设了一个奖项是专门给大学生作品的。”

    她慢慢地说:“老实说,我希望这个短片去选送的是学院奖……您想想,乔鲁诺是日英混血的意大利移民,他的片子如果剪辑到合适的长度,再加点美国梦之类的元素,学院奖的评委会爱死的!”

   “好啦,别老是拿你父亲那一套。”福葛说道,“我倒是挺喜欢现在这个版本的,花京院先生,您会发现导演在里面试图表达的思考和理解。您看了就知道了。”

    “快放吧。”乔鲁诺催促道。

    花京院端正身子。米斯达用U盘打开文件,播放影片。


   一开始,是纯然全白的画面。大约静默了三十秒,画面中走进了一个男子。花京院仔细一看那是乔鲁诺。影片里的乔鲁诺半裸着上身,穿着一条粉红色的紧身裤。他依旧梳着独特的甜甜圈刘海。眼睛直盯着镜头,让身为观众的花京院心里一惊。

   接着,镜头变成了特写,乔鲁诺英俊的脸庞占据了画面的主体。他漠然看着镜头,直视观众。

   然后,他偏过头,抬起自己的手,将自己的右耳叠起来整个塞进了耳洞。

   五秒钟后那只耳朵弹出来了,乔鲁诺又抬起自己的手将它塞进耳洞。

   十秒钟后他又这样做了。

   十五秒钟后他又这样做了。

   一直到影片结束的十五分钟后,他都一直这样做。

  

  “结束了。”米斯达在黑屏的投影前说。

  “我们试图表达现代社会间人与人的疏离和对孤独的一种终极追求。”乔鲁诺解释道,“所以我们用这样的风格来展现。”

   布加拉提问花京院:“您觉得如何呢?有什么看不懂的地方吗?”

   花京院唯一不懂的是,波鲁那雷夫一个拍广告出身的戏剧导演,是怎么教出一个拍实验短片的学生的。


   纳兰迦提出了想喝点什么。福葛拉着他和米斯达去给大家买饮料了,阿帕基和布加拉提到走廊上抽烟,同时讨论最后一段戏的问题。阿帕基觉得他没有把光打好。特里休把视频导到自己的电脑上去了机房开始提前制作字幕。乔鲁诺随手打开自己的笔记本,花京院问道:“你是意大利人?”

   “我们都是。”乔鲁诺比划了一下,把大家都圈进来,“学校给留学生分宿舍的时候把我们分到一起了。布加拉提和阿帕基比我们大两届。”  

   柠檬的清香让花京院觉得很舒适,乔鲁诺从笔记本里调出一张照片:“我是给Monseuir P当平面模特的时候认识的,算算来也挺久了。”

   他把波鲁那雷夫拍的那张照片展示给花京院看:“我家里情况有点特殊,小时候从意大利搬到这里来的,家里以前有这个行业的人所以多少接触过一些。”

   照片上的乔鲁诺背对着镜头,回过头来用蓝色的眼睛看着画外。

   “这是纹身?”花京院指着乔鲁诺肩上的一块阴影。

   “是胎记。”乔鲁诺稍微脱下自己的衣服,花京院看到他肩膀上一个暗色的星形,“我们家的人都有,好像一种遗传一样。”

   这句话让花京院突然想起什么。

   

   他的记忆闪回到了某间书房,铁锈的气息涌来。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他的回忆中,低沉的喘息和灼热的体温。他咬上了一截滚烫的脖颈——在那下面,衣服里若隐若现的肩膀上正是有一颗一样的星星。

   “学校请不出假……”花京院喃喃道,引起了乔鲁诺的注意:“什么?”

   “乔鲁诺,”花京院问道,“你的和名是不是叫初流乃?”


   在走廊上抽烟的阿帕基和布加拉提听到房间里传来乔鲁诺超级惊讶的叫喊。


  “怎么了?”

   阿帕基探进一个头,乔鲁诺过来关上了门:“没事儿!”

   他转过身好奇又兴奋的看着花京院:“原来你是承太郎的……”

   “按照辈分来算我可比他大多了,我家里情况有些复杂我说过,”乔鲁诺打开一张照片说道,“不过,他很多时候反而更像一个长辈,本来也是他的年纪比较大。花京院先生,我们来看看年轻时候的承太郎吧。”

   他又找出一张照片:“我还存着这张……很好。”

   乔鲁诺把那张照片展示给花京院看:“你看,这是我。”他指着画面上一个被少年抱着的黑发的小男孩,“我那时候刚刚搬进本家,还是黑头发。”又指了指抱着他自己的少年:“这是承太郎先生。”

   承太郎大概十七岁上下的样子,脸上稍微画了点妆,穿着一件改制过的校服外套,领口挂着一条金属锁链。帽子还是一成不变的和头发连在一起。和花京院房间里的那张有些不一样。

  “这个是剧照哦,”乔鲁诺说,“小的时候乔瑟夫先生投资过电影,我们被拉去客串了一下。主演是柱之男,在乔瑟夫年轻的时候很流行的明星组合。”

  “原来是这样啊。”花京院的声音带着笑意,“他的确长了一张很有观众缘的脸,不过个性就差远了。”


   承太郎今天晚上没有课,下了班就直接回到家中。煮上饭打开电视看discovery最新播放的纪录片。这会儿门口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他走过去打开。花京院一边向里面走一边说了句:“我回来了。”

   以往是从来不说这话的,承太郎有些惊讶。花京院把衣服挂好,上了楼。

   “等会下来吃饭啊。”承太郎坐回沙发上说了一句。

   “不了。我吃过了。”花京院在楼梯上停住回头看承太郎一眼:“你的……叔外公请我吃的,我没有算错辈分吧?”

   “你们见过了?”承太郎问,“什么时候?”

   “今天,”花京院翻了一个白眼,“他给我看你以前拍电影时候的照片。”

    承太郎想了想,“哦,那个啊,我都忘记了。”

   花京院看了他一眼,上楼了。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从书架上拿下一本相册,承太郎强迫他搬家的时候把所有的东西一并拿来了。花京院翻到其中一页,上面是一张老照片。 画面里是一个将近一百人的合影,是花京院十年前跟的第一个剧组的杀青照,那时候他放了假不想在家里和学校补习班呆着,去剧组当场工。那里所有人都忙着凭力气干活,没人会在意他长得像alpha还是Omega。

   画面的最中间显眼的位置是四个强壮健美的主演,艾斯迪斯,卡兹,瓦姆乌和桑塔纳,花京院现在还能拼写出他们的名字。他自己在最角落边缘上傻里傻气的举着V字手势。他发现初流乃被一位长发女性抱着站在第二排。后来他才知道这位女士是乔瑟夫先生的妈妈。

   花京院找了很久,终于发现在最后一排的左边。一个沉默的穿着黑色校服的身影。比起十年后的现在,他当时的表情似乎对一切都不屑一顾。

   花京院看了一会儿,把照片放了回去。多么奇妙啊,他想。十年前他们在同一张照片里,只隔着几十个人却对彼此毫无印象。十年后他们居住在同一间房子中。

   花京院下楼,一无所知的承太郎还在沙发上看洋流潮汐的纪录片。听到花京院的脚步声他转过头:“怎么了?”

   红发的男人想了想,对他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秘密。”

   TBC

   ①:Tordick和囧瑟夫在15年发行的一首单曲,MVb站有搬运:av3156368,推荐观看!


评论(9)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