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强你怎可称你妈为婆娘

想吃叉烧包

【承花】花京院典明生存指南(8.abo.tbc)

存货放完了,面对着接下来的剧情一片迷茫……

【8】

  “你来看看当代女性在流行亚文化和人文关怀上做出的卓越成果。”

   “说人话,露伴。”

   “有人画了我和东方仗助的本子。”

    岸边露伴把几个同人本放到桌子上。雪莉端红茶拿铁和棉花糖可可过来的时候留意到了这几本漫画,她惊讶的看看书,又看看露伴。花京院拿起来翻了两页:“所以你想说明什么?”

    他放下书,继续敲击键盘写剧本。岸边露伴难得的叹了一口气,从桌子上的星星咖啡勺里犹豫了一下,挑了一个出来搅拌他的拿铁。“那个是绿的。”花京院提醒道。“我知道。”

   “你是不是和仗助又打架了?”花京院继续开启精分模式,脑中一边飞快的过着接下来的情节,一边回忆波鲁那雷夫描述的名场面:“波鲁那雷夫告诉我你在JOs上把他拉黑了。”

   “他不重要。”露伴在画纸上描了两笔,勾勒出花京院的侧脸。为了新连载他今天特意来找花京院,把这个有着奇妙刘海的男人放到自己的脸型库里:“他就是个素材。”

    花京院停顿了一下:“从创作者的角度上来说,我同意。”

    岸边露伴把脸凑近花京院的脖子,嗅了嗅,过近的距离让花京院感到有些不适:“做什么?”

   “你闻起来像钢铁侠在泥浆里打滚。”露伴说,“你换了新的香水?”

   “有吗?”花京院继续打字,删掉打错的wey改成wry,“我没闻到,我的鼻子一直不太好。”

    岸边露伴在气味上有和beta极不符合的高度敏感,又在观察人类上有究极生物的警觉。他一下就看出花京院故作镇定,实际上已经慌得一批。漫画家仅有的那点情商让他觉得还是不要戳破的好,他低下头继续画花京院打卷的刘海。直到画纸以外,花京院的手机响起。红发的alpha接了个电话:“什么?好,我马上过去。”

    花京院关上电脑起身,露伴问他怎么了。花京院端起不再滚烫的热可可喝了一口:“徐伦在班上打架了。”

    

    空条徐伦瞪眼的样子有点像她父亲。

    老师过来阻止的时候,空条家的小姑娘正抓着那小男孩的领子。总之现在花京院彬彬有礼的道歉,把小姑娘护在身后。男孩的父母很不高兴。劈里啪啦的讲了一大通。那孩子偷偷的瞪徐伦,徐伦从花京院身后看了他一眼。那孩子安静如鸡,不再说话。

    总算是送走了那吵吵嚷嚷的一家人。老师苦恼的对花京院说:“可能是孩子比较像父亲的原因,她也和alpha一样争强好胜。可是家长的教育还是不能疏忽的。”

    徐伦一言不发,拉拉花京院的衣角。花京院跟老师道歉,又说了再见。带着小姑娘离开。

    

   “你想吃可丽饼吗?”

    在小吃摊前花京院抱着徐伦停下脚步,他对这种小吃没什么兴趣,只是上次看仗助在吃。小孩子应该都会喜欢这种东西的吧?

    徐伦问:“可以吃吗?”

    花京院点头:“可以哟。”大概猜到了姑娘这么问的原因:“这个作为和典明的秘密,不用告诉爸爸和妈妈。”

    徐伦选了一个培根土豆的,她咬了两口,避开沾着沙拉酱的生菜。花京院让她把蔬菜也吃了。徐伦不太情愿的嚼了两片,问:“为什么是典明来接我啊?”

   “不好意思哦……”花京院苦笑,“你爸爸说他现在还在学校做讲座,你妈妈和……嗯,叔叔,又临时加班。”

   “那仗助呢?”

   “仗助在工作哦,在剧场。”

   “那乔鲁诺呢?”

   “乔鲁诺……这会儿估计在山上吧。”

    花京院想起那孩子兴奋的说:“我们要去森林里面拍一个真正体现人与世界的隔阂的作品!”

   “大家都不在。”徐伦不满的瘪了瘪嘴。

   “我们去找爸爸好吗?”花京院问。

    徐伦点了点头。

    他抱着小姑娘穿过街道,走向不远处的S大。小的时候一家人出去时母亲也总是亲密地抱着他,父亲会让他自己走路,独立点儿。后来他们并不再一起出门。连三个人同时在家里的时间都很少。即使见面也不会说超过三个词的话。花京院闻到徐伦头发上儿童洗发露的水果香味。她小小的吊带裙从后面可以看到肩膀上星形的胎记。花京院抱着她,觉得这孩子有些和自己同病相怜。他们两的家庭都并不完美。不过好在徐伦被所有的家人关心和宠爱。

    徐伦嚼着饼皮和土豆,把食物咽下去以后问:“典明哥哥,谁是alpha?”

   “alpha?”花京院说,“alpha不是一个人。它是一种性别。”

   “老师说我像alpha,盖丝也说我像alpha。他们说alpha是最厉害的。alpha是像爸爸那样的吗?”

    他们转过街道,经过许多形形色色的路人。他们之中绝大部分看上去平平无奇,少数人身上传来单一的或者混合过的天生的气味。花京院抱着一个对这些事情都还一无所知的姑娘,把自己和自己淡淡的泥土气息隐藏在人群之中。“你爸爸不是alpha,”花京院说,“但他还是很了不起对不对?”

    徐伦点头。

   “小徐伦,”花京院说,“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人,在他们之中会有一部分人因为你的性别而评价你。但是那并不是一个正确的标准。一个人能否成为了不起的人并不是由他的性别决定的。”

   “不管你是alpha,beta还是Omega,你都是你的父母最了不起的孩子。”

    徐伦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知道,那个词叫偏见。那样不好。”

   “那样不好。”花京院说,“要克服它是件很难的事情。”


    他们到S大的时候承太郎的讲座还在继续。花京院带着徐伦轻车熟路的溜进阶梯教室。那个穿着紫色长袍的黑皮男子还是坐在后门口。徐伦看到他往花京院怀里本能的缩了缩。花京院只好带着丫头去教室的另外一角。一个女学生给小姑娘让座,徐伦坐在椅子上看见她父亲在讲台上画那些海洋生物的图例。

    花京院发现徐伦看着那些图案的眼神很是专注。果然父女是相似的。他坐在楼梯上,教室里各种味道混合在一起的信息素让他有些头脑发晕。一部分Omega本身的味道和他们后期洒的香水重叠在一起。所有人都想招引讲台上那位看起来超级A的白衣教授。花京院疲惫的叹气,承太郎太受欢迎了怎么办啊?

    下课的时候花京院直接带着徐伦去找承太郎,父亲见到女儿的第一句话就是:“为什么打架?”

    徐伦不情不愿的捏着自己的裙摆:“谁让他们说安纳苏是娘娘腔。”

    承太郎精准的抓住了盲点:“安纳苏是谁?”


    徐伦的妈妈下班了来大学接她。干练的女士和承太郎一见面,后者脱口而出:“怎么剪头发了?”

    女士抱起徐伦:“这很奇怪吗?”

    她还是承太郎的妻子的时候也不过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梳着一边翘起的长发,乍然剪短让钢铁直男(存疑)承太郎还有些不习惯。徐伦的妈妈抽出一只手,对花京院说:“谢谢你,麻烦你去接这孩子了。”

    花京院握了握那只手。他一见到徐伦妈妈的面孔就知道,她是那种和承太郎极像的人,强势,聪明,理性,生活不只有爱情,还有永无止境的事业。两个这样的人相处时可以成为优秀的工作伙伴或者搭档,但如果要成为朝夕相处的夫妻……他想他已经知道结局了。

    母女俩和他们告别,回到停在校门口的某辆车上。花京院看见驾驶座上坐着一个看上去很温煦的男人。他拥抱了徐伦妈妈,又揉揉小姑娘的脑袋。他们驾驶着车离开,两位女士都笑得很开心。花京院想那可能是一位更合适的伴侣。

    

   “徐伦……已经到了喜欢男孩子的年纪了吗……”

    在他们从学校离开的二十分钟后,回到家承太郎正在停车时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花京院随口说道:“她还小呢,又不懂这些事,再说了她有朋友也是件好事情。”

   “你其实不用那么紧张的,”花京院解开安全带下了车,拿出钥匙,“徐伦她是个机灵孩子,她知道……”

    一声清脆的碰撞,钥匙掉到了地上。

    通常来说,突然物体掉落并不是什么好事。承太郎看见花京院愣了一下,随后马上弯下腰去抢起地上的钥匙。然后慌乱的捅门锁,他无论如何就是不能把钥匙放进正确的位置,打滑了好几次。钥匙再次从他手上滑落。承太郎接住了递给他:“怎么了?”

    花京院颤抖着拿过钥匙,慌乱的打开门,然后跌跌撞撞地向楼上跑去。他跑得太着急险些绊倒,承太郎连忙上前扶住他:“没事吧?”

   “别碰我。”花京院哑着嗓子,想起什么似的:“不对,不对。”

    他又拿上自己的包向门外走去:“我出去一趟……不用管我我可能晚点回来也可能不回来了。”

    他走向玄关,随后被一股强势的力量拖回来。手一松包掉在地上。花京院回过头恶狠狠的对承太郎喊道:“你做什么!”

    泥土的气味瞬间张狂的包裹住承太郎,这让Omega猛然深呼吸:“怎么回事!”

    花京院的脸颊已经开始发红:“不知道,在你教室的时候就有点头晕……那里的信息素味道太多了……半个学校的Omega都来了……”

    他焦躁的别过头:“我能怎么办?我是alpha……这是本能。”

    花京院重新捡起包:“我还是离开吧,抱歉,我不想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走向门口,影子被另一个更高大的影子覆盖。铁锈的味道流过来,和过于浓郁的香水一样让花京院觉得反胃。不,那是米饭的味道,不对,不是米饭,是橡皮灰,那不能吃,他不想吃。花京院按住自己的肚子,听见承太郎在身后问:“所以你要离开?在外面住上一晚,找一个别的什么Omega?”

   “也许吧。”花京院嘲讽的笑了笑,“我要走了。”

    花京院伸手转动门把手,打开门,还未拉开一点距离,一只宽大的手掌突然把门板拍了回去。花京院刚转过头,便被铁锈味到包围了。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承太郎,阴沉而可怕。Omega把alpha拦腰扛起:“你想在你的房间里还是我的?”

    花京院喘着粗气,他无比渴望Omega的气息:“你在说什么?你不正常了吗……”

   “那去你的房间吧。”

    承太郎扛着花京院上了楼,两种频率不同的呼吸声音,花京院想不好,这家伙也被吸引了。

    门打开,进去把人扔到床上。阳台那边的窗帘本来就拉着。承太郎拎起装蜥蜴的盒子,蓝色的迪奥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就被放到了门外面。

    花京院靠在床上,看见承太郎一边上床一边解开自己的领带,脱下厚重的外套。

   “没有什么别的Omega,”承太郎说,“你再也不需要别的Omega了。”

tbc


评论(8)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