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强你怎可称你妈为婆娘

想吃叉烧包

【承花】花京院典明生存指南(11,abo,tbc)

【11】


    “一般来说在传统故事的叙事模式中,当情节发展到一定程度时为了后续剧情的推动,会出现这样一个阶段:主人公的各方面被压到最低谷,他的状态变成最差。就像是股市上的指数线跌到最下方。在这种时候,环境往往会考验主人公最终决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者是进入抒情的段落展现主人公的内心。”


    “行了乔鲁诺把你的书收起来,一天天看这没用的。”


     乔鲁诺看看波鲁那雷夫,把那本厚重的《黄金编剧术:银幕和影像的秘密》放回书包里。雪莉端过来三杯美式,放在他们三个人面前。承太郎看着咖啡上升的热气出神,被波鲁那雷夫的话拉回现实:“快一周了,他没回过家?”


    “没有。”承太郎说,“我打电话给他但是被挂掉。”


    “我也找不到他,他也没什么朋友,不知道能干嘛去。我跟他这周唯一一次通电话是他告诉我会参加杜王电影节的事情。”波鲁那雷夫说完看见承太郎望向他,“他说他会提前一天过去,让我们直接在杜王町见面。”


    “你们到底怎么了?”乔鲁诺问,“看仗助的话剧的那一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


    承太郎摇了摇头:“乔鲁诺。”


    “啊?”


    “那天凌晨他去山里找你们的时候有发生什么吗?”


    “这倒没有……等等。”乔鲁诺惊讶地看看承太郎,随后迅猛的转向波鲁那雷夫。


    波鲁那雷夫指了指自己,指了指承太郎,摊手。


   “Monsieur P!你出卖我!”乔鲁诺一拳砸到桌子上:“现在他们肯定都知道了,完了,完了,又要被禁足了,您扼杀了一颗新星Monsieur P!从此以后欧洲电影史里的名字又少了一个!我这样信任您,您却!”


   “拉倒吧乔鲁诺,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每个剧本里都有写一只叫波波的乌龟?你在家好好收收心脚踏实地拍点现实主义的东西。别拍布加拉提舔别人的脸了。”


    承太郎打断了师徒俩的争执:“那,花京院现在可能会去哪儿呢?”




   “泰伦斯对面六黑开挂,举报他们。”


   花京院看着屏幕上巨大的失败字样,退出了游戏。泰伦斯跟着关了电脑。从转椅上晃了一圈面对花京院:“你待会儿想吃点啥啊。去我哥店里蹭点?”


   “都行。”花京院跳下椅子伸了个懒腰:“在那之前我要去一趟书店。新剧本背景在埃及……我需要一些参考资料。”


   泰伦斯收拾掉桌子上的外卖盒子:“书店离我家很远的,别特别绕一趟。你要是想要书,我们去图书馆就行了。我认识那里的人,可以借到原版书。”


   “那可真是太好了。”花京院做了个感谢的手势:“上帝保佑你,小达比先生。”


   “行了行了,只要你离我老婆远点。”泰伦斯指了指书架上的人偶,“不要再用你的肥宅爪触摸她。”


   “是人都是你老婆吗?”花京院没好气的问。


   “老婆必须要是人吗!”泰伦斯暴言。




    如果说你的朋友身上总有你接触不到的一面的话,那在花京院为数不多的朋友里,泰伦斯·T·达比是唯一一个接触到他游戏宅的一面的人。很多时候花京院看起来更像是会在假日里去图书馆看卡波特的文艺青年,可事实上偶尔有几个夜晚他也喜欢和朋友网上冲浪。其中就包括他的大学室友泰伦斯。


    泰伦斯是他们之中把死宅路线走到底的人,毕业以后他没有找和专业相关的工作,而是用“玩家达比”的名字在JOtube上成为了一名主播。他的频道粉丝数量比仗助在JOs上的还要多。泰伦斯的生活和他那大十岁的哥哥截然不同。他就是每天在家里做直播,晚上定时定点出去夜跑,自称在跟一个叫索尼娅的BJD谈恋爱。而他的哥哥丹尼斯·J·达比的人生丰富的多。先是在邮轮的赌场里混迹,攒够钱以后回到城市开了一家中餐馆。每晚都会一边吃自家店里的蟹粉小笼一边和朋友打麻将。


  花京院在离家出走(勉强算吧,毕竟他原来可被称之为家的小公寓在搬走的第二天就被租给了一个同样离家出走的小姑娘)的这段时间里他一直暂住在泰伦斯家中。


   他们一同出了楼,图书馆离泰伦斯家只需步行十五分钟。“我说,典明老弟,”泰伦斯把手插在卫衣的兜里,他把头发梳得很高,所以没法戴上卫衣的帽子,“你和你的恋人到底怎么了?”




   花京院来的那天晚上把他着实吓着了。他刚刚做完GTA第56部新作的首期实况,听见有人敲门关掉摄像去开门。就看见自己的大学室友一个人拖着一个小行李箱站在楼道里。神色看上去憔悴的认不出来,最后还是看到那条刘海,泰伦斯试探着问:“……典明老弟?”


   花京院说是和别人吵了一架。泰伦斯问是不是闹分手。花京院没回答,拖着箱子进门第一眼看到书架上的索尼娅,伸手拿下来:“这是你自己做的吗?”


    泰伦斯一把抢过老婆惨叫。




    “你一定要问的话,”花京院撒了个谎,“对,我们分手了。房子是她租的所以我走了。”


    “不可挽回了?”


    “不是可不可以挽回的问题,泰伦斯。”花京院叹气,“我们不是同一类人……她并不能够理解我的处境。”


    “她是个强势的alpha?”泰伦斯听出花京院话里有话了。


    “是omega。”花京院回答。


    “那有什么问题。她是O,你是A,你们天生一对。”泰伦斯比了一个夸张的手势。


    “你的脑子也就够打到暗杀信条第三章。”花京院抛出一个白眼。


    “随你怎么说,典明老弟,不过,”泰伦斯说道,“你知道我哥哥比我大十岁,他上学的时候我还是个小屁孩。毕业舞会的时候他抢了我的女伴,对,那时候他已经二十五岁了,来到一个中学生的毕业舞会上,从一帮小鬼里带走了一个小姑娘。后来我揍了他一顿,当着那姑娘,其他同学,还有舞会的DJ的面。从此以后他再也不敢捉弄我。”


    泰伦斯看向花京院:“不过老实说,我们仍然是兄弟,我们的感情依旧很好。他在船上的时候还经常给我写信。典明老弟,你得知道裂痕不是永远的阻碍。”


    “那是你的哥哥,你们已经认识一辈子了。”花京院撩起自己被风吹乱的前发。


    “而我,在离开之前才发现,我不太认识他。”


   


  他们到图书馆了,泰伦斯刷脸带花京院进门。他轻车熟路的带着花京院到二楼最后的一个房间。透过玻璃花京院看到里面的书架上放着的都是一些年纪比他们俩加起来翻一番都要大的原版书。泰伦斯指指门:“你自己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找不到的话问里面的图书管理员,就说我的名字就行了。”


   花京院进门前,泰伦斯郑重其事的告诫他:“他们俩都喜欢有礼貌的人,别太随意了。”


   连泰伦斯的表情都那么严肃,花京院带着疑惑跨进了那扇玻璃门。


  老旧的纸张纤维的味道扑鼻而来,这世界上花京院最喜欢的气味之一。他之前来过市立图书馆很多次,但是从不知道二楼有这样一个巨大的房间。时间都仿佛在里面凝固了。花京院穿过一个个书架,那上面的书本名字都是繁复陌生的外文。房间里除了他似乎再也找不到另外一个人了。花京院探头探脑的寻找着图书管理员的身影。一无所获。他突然想起泰伦斯刚才的话


   “他们俩?”


   花京院一边嘟哝着,一边从书架上抽下一本封面都快脱落的词大部头,然后,他看到空隙里那双红色的眼睛。


    在他发出惊叫之前空隙里传来声音:“别发出噪音,没有规矩的家伙。”


     花京院绕道书架后面,那个有一双红色眼睛的高大英俊的金发男人看着他。眼神似乎在打量集市上新买来的羊羔。


    “你是历史学的学生?”他问。


    “啊?”花京院捧着一本厚厚的砖头不知所措。


    金发的男人用下巴点了点他手里的书:“你拿的是六世纪的《那不勒斯王国砍头史》,作者叫尤里乌斯·齐贝林。你都不知道你看的是什么书就把它拿下来了?”


    “啊,抱歉。”花京院端详着这个显然是异国血统的男人,在他脸上有一种刻意模糊了性别界线的令人发毛的美,而他强健的身体又在无形中昭显着他的力量,一种不适感涌上喉咙:“您是这里的图书管理员吗?我想找和埃及相关的书……”


    “找那做什么?”那个高大的刚从健身房里出来的阿波罗问道。


   “参考,”花京院不自觉的就把实话说出来了,“我是个编剧,我在写一个和埃及相关的剧本。”


   “埃及,”那男人站在书架带来的阴影里,“我刚从那里回来,那是个美丽的国家,一年几乎永远沐浴在该死的的太阳里——不过你找错人了,在这里领取可怜的工资的是你后面那个家伙。”


    他用尖利的指甲向花京院身后一指,花京院回头才看到不知何时他身后的书墙前已经多了一个坐在梯子上的男人。他的体格甚至比金发的那位更为强壮:“我能帮你什么吗?”


    他一边回头问花京院,一边伸手把一本书放回原来的位置。他穿着毛绒背心和衬衫,标准的搭配。领口或许敞开了一些,因为花京院看到那里有一个星型的胎记。


    现在乔斯达家还有谁是他没见过的呢?花京院开口问道:“您是……乔纳森·乔斯达先生?”


    乔纳森回头,轻快的跳到地面上(他的动作真的很灵活但是落地声音还是不小):“我见过你吗,年轻人?”


    他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出头,居然称花京院做年轻人。花京院含糊地说:“我认识……空条教授。”


    金发男人带着花里胡哨的英文口音的声音传来:“他一定就是你的孙子信里提到过的那个alpha,JOJO,他们做过了,绝对做过了,他闻起来像钢铁侠在泥浆里打滚。”


   “DIO别这么说!——钢铁侠是什么?”


   “啊,你真让我抓狂,JOJO,你这个古板的家伙。我早就告诉过你,了解一下现代社会不会有什么损失。你如果知道世界上有智能手机和视频电话这种东西,我们就不用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在邮局等两三天才能收到你孙子给你写的信了!”


    花京院现在知道那种不适感是什么了,他想起那只蓝色的可怜守宫,唉,哪一个名字都让他想吐。


    乔纳森不打算和DIO继续争辩,他转向花京院握住他的手:“没想到我们是这样见面的,花京院。真抱歉,我和DIO刚从北非回来,图书馆这边又缺人手,没法及时回家见你们。”


    全世界都在让他和乔斯达家的所有人有意无意的偶遇。花京院现在甚至怀疑这是不是小达比的阴谋了。“你们的婚礼什么时候举行?”乔纳森问。


    花京院苦涩的笑了笑,把手轻轻抽回来:“抱歉乔纳森先生,我想不会有婚礼了。”

tbc

评论(6)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