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强你怎可称你妈为婆娘

想吃叉烧包

【承花】请花京院同学帮忙吧(fin,ooc)

cp是承花


昨天失眠的时候的脑洞。


是生存院


笨蛋高中生的笨蛋恋爱故事,ooc注意


对角色之间的关系有自己的理解和表达,未必符合所有人的观念。


==================================


     “你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被询问的人是空条承太郎,询问者是花京院典明。他们俩现在的关系是同学和好朋友。这会儿他们俩刚刚在学校的天台上吃完饭。承太郎提了一嘴下午有数学测验,花京院回他一句:“你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承太郎把嘴巴里最后一口午饭咽下去,收拾好空掉的便当盒站起身走向门,然后才说:“是。”


    花京院把炒面面包的包装纸卷起来,跟着承太郎走到门后:“哦。”


    然后,门关上的一瞬间,截断花京院的叫喊:“什么——!?”







    承太郎认为花京院是一个非常感性的人。


    感性在于,花京院某些时候对于生活里的一些美好的事物特别执着。也许是因为死里逃生让他时常在感激这世界上的一切。就像现在,听说他承认了有喜欢的人,花京院睁大眼睛,眼皮上还带着明显的伤疤——承太郎不可避免的看到。


    “我以为那只是女孩子们的八卦。”花京院笑了笑,“既然是真的,那很好呀,承太郎。”


    “我认识她吗?”花京院问。


    承太郎捏了一下帽檐。


    


    绝大多数人默认空条承太郎是一个莫得感情的不良。


    毕竟外貌条件先天优势在那儿,195需要普通人抬头才能正面对话的身高本来就给人很大的压迫感。更不用说关于JOJO的那些暴力传奇的流言与事实。虽然这不妨碍女学生们围绕在他身边把他写在男友候选名单上的第一位。不过绝大多数,绝大多数人还是觉得,JOJO肯定看不上身边的普通人吧。


   当然,花京院典明不算是个普通人。


    此刻他正从楼梯上一步一步下去,手里还攥着面包纸。他问承太郎自己认不认识那个神秘的姑娘。“算认识吧。你见过。”承太郎含糊的回答。见过指的是每天早起在镜子里见过吧。


    花京院的表情变的疑惑,他似乎是在回忆自己认识的,说得上话的,和JOJO有过交集的女同学们。承太郎不打算告诉他那个不幸被JOJO垂青的倒霉蛋其实就是他。会有这种想法其实也不奇怪,现在还是九十年代,《绝爱》都才刚刚开始连载。承太郎总是觉得,贸然对花京院这么说,一定会造成非常惨痛的后果。毕竟换做是自己有一天突然被自己同性的朋友告白了,也会吓一跳的。


    “她知道吗?”花京院继续问,“我是不是太好奇了一点?”


    “不,”承太郎摇头,“她不知道,还有,没关系,你想问就可以问。”


    花京院把面包纸扔进了楼道里的垃圾桶:“所以你在暗恋她,承太郎。”他露出一个理解的微笑:“我还以为你总是觉得女孩子很吵闹呢。”


    “她们是很吵。”承太郎和花京院拐过了楼梯口。花京院拍拍他的肩:“如果她没有男朋友的话,你可以试着告诉她。我想这个学校的女生很少会有拒绝你的。”


    “说得轻巧。”他们在三楼的楼梯口停住。承太郎的教室在三楼,花京院的在二楼。“反而是你,”承太郎玩笑般指了指花京院,“你好像很懂啊花京院同学。”


    花京院揉揉自己的头发:“和女性相处的话我自认为还是比你更擅长的。所以说,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请让我帮你吧。免得到时候是你被人家甩。”


    承太郎假装要揍他,花京院从他面前溜开,钻入下方楼梯的阴影里离开了。留下空条同学一个人凭栏惆怅。三秒钟后他想,也许请花京院帮忙会是一个好办法。毕竟那是他自己提出的。







    花京院典明的体育课永远都是理直气壮的见习,跟他一块儿坐在操场角落里看男生跑步的还有几个来例假的女孩。她们本来在叽叽喳喳的讲话,其中一个突然把话题引到花京院身上,说了句:“典明同学,你后面。”


    花京院仰头,视线里一张倒过来的脸和一双绿眼睛。距离太近承太郎卷卷的刘海差点挠到他的脸,花京院身体失去重心向后仰。眼看要摔倒旁边女生们发出惊吓的尖叫。承太郎一手托住他的后脑勺,把他扶正。


    “吓死我了,”他抱怨道,“什么事,承太郎?”


    


    “你要送她礼物吗?”


    他们离开了人多的地方和那些姑娘依依不舍的目光,躲在操场另一边树荫里。想也知道承太郎是逃了自己的课来找花京院。红发的那位拉开运动服的拉链散热:“你可真够用心的,那你打算送她什么呢?”


    承太郎的表情显示着他不知道。旁边白金之星摆着一张一模一样的无辜的脸。法皇之绿坐在一条横出来的树枝上。


    花京院叹气,然后摆出一副军师的样子:“她有喜欢的东西吗?”


    承太郎第一时间浮现出的答案是法皇之绿,但这也太明显了,游戏和樱桃也很意有所指,自己的老妈?——不,不不不不。


    最后他选择了一个安全的说法:“甜食。”


    白金之星用很同情的目光看着他。花京院和法皇之绿脸上都是那种,不解的疑惑。


    “或许你可以送她巧克力。”花京院说,“虽然没有到情人节,但应该没有关系。买那种精致一些的就好。”


    “放学陪我去挑。”承太郎说。


    “放学陪你去挑。”花京院点头。


 


    两个身高加起来将近四米的男高中生在巧克力店出没好像也不是什么奇怪的景色。法皇之绿对门口那个只插了两根芦苇的装饰花瓶很感兴趣,好像一直想钻进去。承太郎对白金之星挥了挥手,青紫色的巨人就用一只手抓住了绿色的替身,避免他再往那个花瓶那边跑。


    他没有意识到这样算是间接牵手了。花京院的左手有被握住的感觉。他一开始看了一眼承太郎,然后才注意到替身们。他顾着看橱窗里各种精致的糖块,管不了别的。“你觉得这个怎么样?松露的。”花京院指了指最靠近他的那一款。


   承太郎的视线落在另一边一捧巧克力樱桃上:“这个呢?”他问花京院,有樱桃,他想,花京院会喜欢的。


   花京院皱眉,露出一个极度厌弃的表情:“恶。”


   “那种把樱桃和乱七八糟食材结合在一起的东西是异端,”花京院义正辞严,“樱桃就是樱桃!”


    眼看着越说越激动,承太郎对柜台后面的店员要了两份打包的松露巧克力,然后拉着花京院闪人。还好,他想,差点填错答案了。


    


    “你试试看。”


    承太郎拆开其中一盒,里面有三颗,他递给花京院一颗。花京院自然的就着他的手吃了。这让承太郎不免愣了一下。花京院鼓着腮帮子,有点像小时候被他养死的那种仓鼠。


    “真的很好吃!”花京院紫色的眼睛里露出被糖浆治愈的闪光。承太郎顺势把剩下的塞到他手里:“拿着。”


    花京院还沉浸在甜味里,顺着就把那半盒巧克力拿在手中:“我想她会喜欢的。”


    “那家伙会的。”承太郎转过头笑了笑。




    



   “你觉得海洋馆怎么样?”


   花京院抬头看看小桌板对面的承太郎。碗里还有一点点凉面。他在作业上写下一个答案。看着门外承太郎家庭院里的绿植:“你已经开始思考约会的事情了?”


    承太郎做了一个知我者花京院的表情。白金之星和法皇之绿坐在门廊。风吹过来屋檐下的风铃清脆作响。替身们旁边摆着一碟西瓜。法皇拿起一块,然后发现脸上的面罩让他无从下口。白金之星就直接摸了摸他由翠绿组成的脸,指指自己的嘴,指指法皇,指指西瓜。“欧拉。”


    花京院走过去在法皇耳边说了什么,法皇心领神会,白色的面罩化成丝线飘开了。这下他终于能尝一尝西瓜的味道。花京院和白金心照不宣的微笑。承太郎抱着没写完的作业想,替身也能吃东西?那个西瓜是个替身西瓜吗?


    “所以,海洋馆怎么样?”他又问了一遍。


    花京院折回到榻榻米上,坐下来写国文:“不要选。”


    他不用抬头就知道对面的人一定是一脸诧异:“那完全是你感兴趣的地方吧?反正你去了也只会拉着女生研究海星的品种啊——如果她也对这个感兴趣就另当别论了。”   


     不等承太郎回答他又抢着说:“对,你看起来就是会做这种事。”


    “你又懂了。”承太郎没好气的翻过一页纸,“那游戏厅呢?”他一出口才发觉太容易露馅了,好在花京院只是说:“别带女生去打柏青哥啊!还是说那姑娘也是不良?”


    “电影院,咖啡馆什么的普通的地方就行啦。”花京院合上本子,“约会重要的是两个人在一起而不是去哪里吧。”


    他又露出那种家长一般的欣慰表情,承太郎的肩膀上起鸡皮疙瘩。“那就电影院吧。”他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你打算请她看什么电影?”花京院从门口的报纸里找来电影院最近的宣传影单,承太郎接过看了看指向其中一部。花京院凑过去一看,北方的纳努克(*)。


    花京院想了半天,最后说了一句:“海洋馆也挺好的。”




*:《北方的纳努克》是一部展现爱斯基摩人生活的纪录片。这里其实有个bug是这部电影是1922年的。不过这里还是拿来用了,毕竟太郎官方资料上写着喜欢的电影也有纪录片元素。(不过正经约会一般还是看普通电影吧。)





   “不要穿校服。”


   花京院说。


   承太郎脱下黑色的外套,上面的金属链子发出声响。他对花京院说约会的日子定在周末。所以花京院自告奋勇要来帮他准备这场战斗。花京院哪知道选这个周末是因为承太郎不知从哪晓得他的那个补习班这周老师有事不上课。


  “平时休闲的衣服就行了。”花京院看了一眼柜子里一件一件陈列的服饰。有些连牌子都没摘,价格让他在内心倒吸一口冷气。


   “还有。”花京院随便抽了几件衣服扔给承太郎让他自己挑,一边说道,“你们不会去宾馆吧?”


  承太郎一开始愣了一下,当他意识到花京院这句话背后的意思时他忽然发觉这好像是一个非常棒的提议,他怎么就没想到呢!


   可能他恍然大悟的表情太明显了,花京院一看他的脸,语气有些着急:“别啊承太郎,哪有第一次约会就去宾馆的——”


   “我什么都没说。”承太郎举起双手。


   “好吧。”花京院叹气,“就当是我多心了。你可别吓着人家。”


   承太郎像一个乖巧的学生,一股子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的态度。花京院坐到榻榻米上,就在承太郎放下来的校服旁边。他捋了一下额头上的刘海:“天啊我比你还紧张,承太郎。”


   事实上你不知道真相花京院。承太郎跟着坐下来,在心里想,如果你现在就知道的话……你会从紧张变成惊吓的。


   法皇之绿把那件校服叠好了,顺手递给白金。花京院看着承太郎,不再笑了,他的语调和表情一样平静:“你真的很喜欢她对吧?”


   承太郎认为花京院可能误解了,可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只能说:“你觉得呢?”


   花京院看着他,紫色的眼睛清澈专注。空气一下子静默。然后承太郎听到花京院说:“我知道了。”


   “祝你好运,兄弟。”花京院又拍拍承太郎的肩:“我想她会很喜欢你的。”


   



   贺莉发觉自己的儿子今天比以前周末要起得早,她去房间叫他吃早饭的时候发现人早就出门了。早上也有事情吗?贺莉觉得自己的儿子越来越难懂了。


   承太郎这会儿站在花京院家楼下拐出去左数第三个路灯下面。太阳早就出来了。他早饭随便吃了个面包。现在难得有些紧张。也许是平静的日子过得太久了,以往面对各种替身使者他面无惧色。现在却有点心中没底——一定要说的话楼上那个也是替身使者嘛。


   他现在应该去按响花京院家的门铃。花京院会过来开门然后惊讶的发现门口是他。红毛一定会很疑惑的问:“你不是要去约会吗?”他甚至可能会以为承太郎来找他是为了最后的参谋。然后承太郎就可以告诉他真相:那个神秘的不幸的JOJO的暗恋之人就在门的另一边。


   承太郎并不知道花京院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惊讶?愤怒?拒绝?他做的每一个假设好像都不是什么好结果。理智告诉他不如就这样回去,周一的时候告诉花京院他和那个不存在的姑娘吹了。然后继续做朋友。这也太丧了……


   承太郎撇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去告诉花京院吧,告诉他自己的想法。


   他准备从路灯下走出去,然后听到头顶一声:“你要在那里站多久啊?”




   承太郎抬头,花京院从二楼打开的窗户探出头。卷曲的刘海让承太郎恍惚间以为这货是一个加长加宽的硬核长发公主。他张开嘴:“花京院。我……”


   花京院等着他说。


  “花京院。”承太郎又说了一遍他的名字,现在他突然发现他并没有为自己的行动想好开场白。


  花京院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然后问道:“你不会真的还是选了海洋馆吧?”


  承太郎点头。


  “好吧。虽然我已经去过三次了。”花京院说,“不过我会假装从来没听说过那里。等我一下我马上下来。”


  “好。”承太郎说。




   然后,花京院再关上窗户的一瞬间,成功截断承太郎那句惊讶的“你说什么——?!”


   


   他们现在还是在那只路灯下面。花京院穿的很轻便。承太郎尽力保持自己的表情不要太过崩坏。可花京院似乎根本不在乎这个。他指了指车站所在的方向,然后走在承太郎前面。


   直到拐过街角的时候,花京院才说:“是游戏厅。”


  “一开始你说要买巧克力樱桃的时候我只是有这个念头,你说游戏厅的时候我确定了。”花京院没有回头,“如果是和我的话你肯定会选这种地方的。”


   “你很好懂哦。”


   唯一会认为他好懂的只有花京院了吧。承太郎盯着那个背影。也只有花京院能这样自信的掌握承太郎的一切了。


    “所以你,”承太郎上前揽住花京院的肩膀,他注意到红发的家伙好像吓了一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表演大师?”


    “我也没有百分百确定嘛,总是要考虑到一点点别的可能性的。”花京院偏过头。耳尖似乎有点发红,“而且想看看……你会撑多久。”


    承太郎没说话,花京院又找补了一句:“巧克力很好吃。”


    “以后再买吧。”承太郎回答道,“这算是你接受了吗?”


    花京院这下转过头,紫色的眼睛里有一抹绿色的倒影:“倒不如说我从来没有想过拒绝吧。”


    承太郎有些惊讶的看着他,花京院说道:“否则我也不会吵着要帮你出谋划策了……我可不喜欢插手别人的感情事务。”


    承太郎笑了笑:“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花京院没再说话,只是在他们到车站的时候,对着远方说了句:“啊,正好,车快来了。”


   承太郎看见在路口,公交汽车的缩影正一点一点靠近。他和花京院两个人站在站牌旁边。


   “那就是还有时间。”承太郎自言自语一般说。


   “有什么时……”


   


    公交车进站停下,宽大的车体挡住了正在接吻的两个人,几秒钟后它开走了。留下空荡荡的车站和竖立在一边的站牌。


END

评论(24)

热度(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