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强你怎可称你妈为婆娘

想吃叉烧包

【迪乔】渴睡(fin)

失眠的人写失眠


cp是一代迪乔


ooc有,私设有


对角色之间的关系有自己的理解和表达,未必符合所有人的观念。


文章题目是作者真实想法,和俄国作家的同名语文阅读没有关系


==========================


《渴睡》


     DIO承认,即使已经经过一百年,他刚刚被捞上来那会儿也没有那么适应吸血鬼的生活。


     最开始不适应的反而是睡眠。夜晚他已经异化的身体因为生理性而精神饱满,白天人类的生物钟则不让他合上双眼。


      香草冰再三跟他保证,小达比和他都已经确认过无数遍,阳光绝对不会照射到顶楼的卧室。但即使如此DIO的白日还是过得万分痛苦。他一开始睡在棺材里,那让他没办法翻身,转移到宽大的床上。柔软的床垫和鸭绒枕头总会让他想起某座豪华的庄园。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眼睛闭上,二十分钟后又睁开。他从楼梯口望下去,楼下他不能触及的地方,被阳光涂抹的明亮。多看一眼,眼球就发干发痒,要从眼眶里滚落出来。他揉揉眼角,也许指甲太尖,眼角生疼。原本瞳孔已经是红色,眼白也跟着赤红。


     DIO躺在床上,天亮的时候他开始尝试入睡,钟表告诉他,已经在床上躺过了两个小时。两小时里他身体困倦,头脑迟钝,却始终无法入眠。他闭上眼睛,不自觉的想了很多事。脖颈的接口干涩,像没涂匀胶水。他脑里乱哄哄,晚饭时女人的衣裙,各种时间听来的闲碎话语全都钻进来,在意识里复演。一个声音在他心里说话。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你就是迪奥吧我是乔纳森啊请多指教迪奥啊我是乔纳森——


     DIO一下子睁开眼睛,乔纳森的声音瞬间消失。偌大的房间里,静寂的只有他的身体摩擦床单的声音。DIO头昏脑胀,他不是第一次在失眠的时候想到乔纳森。


     他的身体或许拥有更加忠实的记忆,DIO睡不着的时候,不由自主回想起乔纳森。老好人的形象总是和其他七七八八的杂事一起涌来。DIO想到海上的火焰。他现在意识不太清醒,脑子可能不好使。身体的无力感告诉他应该睡了,可脑海清晰的回忆起乔纳森。DIO不禁流汗,他记得船上的火焰烘烤他的脸,太热了,乔纳森的体温更热。手臂紧贴他的脸。DIO翻身,把胳膊枕在自己头颅下。一样的手臂,现在看不出在船上烟熏火烤的痕迹。那是他的手臂,他的身体了……DIO再次闭上眼睛,他心底知道根本不可能睡着。他开始数羊。


     数羊这法子,早些年常用。达利欧没给他买过御冬的衣裳,圣诞节,当父亲的自己烂醉如泥迎接糟烂的新一年。迪奥披着妈妈的旧裙子蜷缩床里,实在是太冷了,睡不着,数羊,数字打发过时间,更是给自己心理暗示。


      他来到乔斯达家,有自己的房间和温暖的被窝。JOJO开始几天在灯灭以后偷偷溜到他房间来,举着蜡烛两人一起看传奇小说和历史奇情。尔后JOJO跟他一起挤在被窝里,现在看来他会嗤笑乔纳森小时候喜欢和丫头片子一样挤在床上说夜话。JOJO用气声跟他讲家里的事情,讲那条死狗丹尼。明明父亲的房间都不在一层楼。怕谁听见呢?JOJO讲的时候迪奥已经开始神游,气声变得无意义,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骗取这家人的信任,四只羊,在乔斯达卿面前获得好感,五只羊,六只羊,JOJO会被踩在脚下,七只羊,八只羊,九…


     迪奥睡眠很好,总比JOJO早醒。叫他起床让他回自己房间换衣服。冬天的时候JOJO索性直接把衣服都事先抱来。渐渐的他再也不造访迪奥的房间。迪奥的夜晚睡的比以前早,状态更好。


     DIO有些怀念自己以往优质的睡眠。现下他又入睡失败,他不愿睁开眼睛,怕睁了眼彻底睡不着。翻身,又是摩擦的声音。床垫比棺材板软,但他不舒服。困意放大神经感官,一切细微的声响都听得分明。心里的乔纳森的声音又想起,跟着容貌一起出现在被眼皮遮住的视网膜。高大而英俊,拥有他也看中的好身躯。乔纳森真是可惜,DIO胡思乱想,他见不到一百年以后的光景。他们杀死彼此,再共同重生。DIO的胃部痉挛,发出可怜的声响。他保持清醒的时间太久了,就不可避免地感受到饥饿。入睡前黑皮肤的那个点心,只够缓解一下焦渴。他没有时间准备丰盛的宴席。人食他也早就不吃。香草冰和小达比不太敢在他面前明目张胆地吃东西。DIO想这也没什么必要,太拘谨。乔纳森的身体移植给他以后他反而更加贴近人,饥饿,疲倦,失眠。这是乔纳森在报复他吗?他闭着眼摸了一圈脖子上项链一般的环形伤口。他自己是温热的,乔纳森和他共享一个思想和心跳。


    大腿跟着痉挛,接着变得酸痛。DIO口渴,床头有准备好的水。又过去了一小时。厚重的窗帘微微被照亮。这点光不是影响。外面估计红日当空。街道上的声音,DIO听到。窗帘吸收了一部分,还是有一点声音。他分辨得出人声,动物的声音,车辙碾出来的声响。开罗苏醒了可他需要沉睡。迪奥的睡眠伴随JOJO的絮语,DIO的睡眠被乔纳森的身体折磨。他要去一个,可以安心睡觉的地方,不再有波纹战士的影子来烦扰。他要编写一本日记,关于彻底安眠的幸福乡。


     DIO饮下一大口凉水。干裂的唇皮被撕下来。他用手指触摸自己的嘴唇,这下他睁开眼。接着被过滤的天光,看见房间内一切不变。他手指上有乔纳森的指纹。指甲尖利是他的风格。乔纳森成了这公馆里无处不在的吕蓓卡。DIO的一切不顺意都与他有关。


      JOJO的精力旺盛得不可思议,他经常一个人看那些故纸堆能到深夜。有一次迪奥半夜惊醒,看到JOJO举着蜡烛抱书入眠。蜡烛早就燃尽。他借着窗外的天光看JOJO睡颜,他幻想着撕碎这张安详的脸……杀人的幻想,亲吻的幻想,抛弃的幻想。迪奥做过好多次。他有时候走在JOJO身后,会突然想象一块石头砸向前面脑袋。可JOJO睡着的时候,这个幻想最容易被实施的时候,迪奥从没打过这念头。他甚至会想要亲吻JOJO,可杀他,让他在梦里死去,迪奥不会这样做。


     DIO的这场睡眠彻底毁灭。现在他反而清醒,他点一盏灯,镜子里他的脸毫无血色,苍白淡漠得他也有些吃惊。他不记得自己的脸是这样一副薄弱的光景。甚至,他自嘲,真的不像人。好几次照镜子他觉得一抬头就能看见乔纳森在身后,悲哀的望着他。可是这不会发生。如果这发生了,DIO又喝一杯水,吹灭了灯,如果这发生了,乔纳森又出现在他面前——同样跨越了百年的漫长,却永远年轻。


    他会杀死他,再来一遍,尽管这重逢已经经历比死亡和爱情都更加长久的想念。


    DIO吹灭灯,镜子里闪现出世界。替身沉默着,DIO挥手,它像一个仆役,安然消失。他应该——他第五千三百八十一次后悔——把班德鲁顿家那个丫头一起杀死。她倒是延续了乔斯达的血脉。现在成了他新的值得头疼的问题。所有爱乔纳森的人,都在无形中抵抗他。DIO的胃袋又痉挛。他后悔今天榨取的女人们,他都没有赶尽杀绝,留下了她们一口气——和身体里可能孕育的胎儿。他会沿袭布兰度家的传统,做一个不称职的父亲。身体是乔纳森的,女人们会诞生下两种截然不同的血脉混合的产物。这让DIO反而觉得可笑了。


     缺少睡眠让他干呕,呕吐的时候他还觉得自己有一点人魂。那可能是最后一点点乔纳森。印象里乔纳森身体好得不像话,一点不似他那几服药就不行的父亲。太阳估计快落山了。DIO有一刻怀念JOJO的睡前闲话。他在长着三颗痣的耳边小声说,你知道吗,妈妈以前经常给我讲故事,那样我就能睡着了。


     DIO即将通宵,那不可避免。这已经是第五夜,他度过混乱的睡眠。那让他连鲜血都没有胃口。他没力气训练世界,思绪无法集中更遑论和替身交流。他总是想到乔纳森,乔纳森的声音在他闭上眼后越来越响,睁眼的那一刻随着胡思乱想一起消失。失眠的焦灼变成愤怒,乔纳森即使亡故也永不让他顺心如意。他的无法入睡,神经衰弱,意识恍惚全是乔纳森给予的!都是他干的,他的错!DIO想再杀死他一次,这样的想法又提醒他,乔纳森早就不复存在了。


     弹簧的声音嘎吱嘎吱,DIO眼睛不再干涩。越接近黑夜他越有精神,尽管空荡荡的胃和迟缓的脑子暗示着他在透支生命。但无所谓,他又不怕猝死。死是他达不到的解脱。他又一次抚摸脖子的伤口。乔纳森的抗拒让他觉得,连互通的血液都流淌的特别缓慢。乔纳森如果知道他的身体被强行征用,只怕会恨得咬牙切齿。咬牙切齿,然后再来劝说他,迪奥你仍然未泯,让我来帮你吧我可以让你回到以前的样子……乔纳森永远把自己当成一个拯救者——DIO痛恨的一点。在他看来那样的,高高在上,乔纳森不会理解他的痛苦,就像他不能克服睡不着的困境。


    DIO懒得动弹,世界出现过去帮他掀开一角窗帘。太阳已经下山了,只有颜色暧昧的晚霞留在天空里。他真的度过了很长的,很长的一夜,他的一夜,他突然想起来,为什么JOJO最开始总是跑到他的房间里来。


     “我,”JOJO说话,有些不好意思,“我不太习惯一个人睡,现在我有一位兄弟了。”


     DIO的四肢一瞬间突然变得无力,连棉花都拎不起。他身体发冷,眼冒金星。意识更加模糊。他知道那是失眠的力量在某个点彻底爆发。可吸血鬼的那部分正在提醒他,日常才刚刚开始。夜晚来了。


     他走下床,缓慢地换好了衣服。一点点声响都足以让他耳鸣头疼。但这没有关系,他不在乎了。他很饿,早饭也许已经在楼下等候了。乔纳森或许在各种小事上,永恒的反抗他。可没有用,没用,没用,他会一直使用乔纳森的身体去完成一切。夜之帝王,杀死乔斯达,超越天堂。那会用乔纳森的双手完成。他,无论生前死后,和乔纳森永远羁绊融合。


      这个想法让DIO疲惫的笑起来,幸福的如同刚刚立完死亡也篡改不了的誓言。他离开了房间。


END


      


     


     


      


评论(14)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