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强你怎可称你妈为婆娘

想吃叉烧包

   “我知道你的秘密,修女。”

   迪亚哥的嘴唇移到了赫特•潘兹的耳边。他的手按在赫特•潘兹的脖子上。她在发抖,呼吸的声音如此之重。迪亚哥在她耳边轻轻的呵出一口气。

    “sister.”

    她的眼睛瞬间睁大,身体挣扎起来。但比她更为强壮的猛兽的爪子已经锁住了她。温热的眼泪流到迪亚哥的手上。她无助地抽泣着。听见迪亚哥用一种评论戏剧剧本的声音说:“你怎么会认为相信上帝就能够赎罪呢?看看你这身守贞的囚服。你在你的上帝面前得不到宽恕,修女,他们每呼唤你一声姐妹。难道都不会让你想起那一天吗?”

    赫特•潘兹从迪亚哥怀里滑到了地上,迪亚哥又说了一遍这个词,sister,她捂住自己的脸,她知道她的手再也不能洗干净了。

    

评论(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