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强你怎可称你妈为婆娘

想吃叉烧包

     火车的颠簸在赫特·潘兹的脚下消失了,她好像正踩在平地上,缓慢而坚定的向前走去。山风把迪亚哥的声音吹散了。他维持着半龙的心态,四肢抓住车顶:“修女!赫特·潘兹!站在那里不要动!”

     火车在月光下疯狂的向前冲去,铺着铁轨的大桥底部是奔流的长河。

     “站在那里!”迪亚哥喊道,“等我过来!站在那儿别动!我他妈让你不要动!”

      可赫特·潘兹听不见了。她平静而深情的望向前方。山风里开始飘出柔美的圣歌,纯净的,轻柔的歌声围绕着她。一位天使——周身散发金色的柔光——他正向她友好微笑,伸出手抚摸她的脸颊。这一切都让她感到宁静安详,她回到教堂了,正有阳光透过彩色的玻璃把圣母的画像投影到她身上。这一切都引诱着她。隔着那天使,她看到她年幼的弟弟正在向她招手。来吧,sister,他说,让我们一起走吧。

    她如痴如醉的傻笑了起来。再也不会有沉重的罪恶和忏悔了,她是清白的,干净了。

     一个瘦小的黑影,它在黑夜里寂静的坠落。偶然在月光下被照得惨白,显现出一秒它的面孔。紧接着,一声山风也不能掩盖的什么东西冲破水流的声响。划破了山谷的幽秘。然后,就只剩下火车前进的隆隆声和水流的涌动。



     迪亚哥挪动到那截车厢的顶部,他发现翘起的檐角上挂着一片破掉的深红色布片。他将它用爪子勾下来,随后扔到了气流中,看着它被吹走了。

     他没有时间去同情或者嘲讽,他站起身,向前走去,乌云遮住月光,再照亮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俊美的年轻人。迪亚哥跳到车厢的一侧,被窗帘遮住的玻璃从缝隙里显现出亮光。该结束这一切了。

评论(1)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