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强你怎可称你妈为婆娘

想吃叉烧包

【JOJO】我一个集训的艺术生去看望我家阿飞亲戚这件事03(TBC,混部

02

背景:乔家人在帝都。

徐伦是主角但是五部主,全员存活,混部有,为了恶搞而放弃了世界观和逻辑,

非常非常OOC

文风放飞自我,是沙雕向。

主CP包括但不限于茸米,安娜徐,暗杀组,一代DJ,承花提及,其他自由心证。

是阳光灿烂的日子AU(不是)

私设很多,嘴炮茸把组织成员都发展成了自己手下。


 部分梗来自 @乳花压榨鸽汁油 

 终于写到我最喜欢的部分了嘻嘻嘻

==================


03

乔鲁诺永远都记得好几年以前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那是他生平第一次吓得坐到地上。门口有人敲门,他去开门,外面站着一个黑哥们,身后站着俩孩子怀里抱着一个。那哥们特别谦恭有礼,看见他亲切的问候:“你就是茸茸吧,跟你爸长得一模一样,哎呀,怎么长得这么高了,你爸爸在吗?”又招呼那几个孩子:“别愣着了,这是茸茸哥哥,快叫。”

乔鲁诺听见身后一声:“怎么了?”

转头一看DIO站在他身后,无视掉自己径直上前。叫普奇的抱着孩子,声音颤抖:“DIO大人,您可还记得加勒比海的普奇?”

怀里孩子叫了一声:“爸爸。”

DIO一指那孩子的奶牛装:“这是,我的孩子?”

普奇指指剩下两个:“这都是。”

DIO冲上前:“天啊我没想到还能见到你!”

普奇丢下奶牛娃抱住DIO。“老奴能再见皇上一面死不足惜啊!”

“说啥呢,瞎配音。”DIO转头看着捏鼻子尖声怪气坐在地上的乔鲁诺。

“我还想问你干啥呢。”乔鲁诺接住落地的奶牛娃,看看小孩衣服名牌上写着里奇艾尔,那孩子也就比乔鲁诺小三岁。乔鲁诺跳起来指了指那些孩子们:“你这几个都怎么回事啊,您在埃及那几年就光顾着整这些还珠阿哥了?”

“你丫指指指指谁呢!”站着那俩孩子里黄毛的一个龇牙咧嘴,被普奇制止:“凡苏斯莫要顶撞,你怎可称太子为你丫。”

“烦死了你丫!”凡苏斯吼回去。

“你闭嘴你就是个弟弟。”乔鲁诺看也不看他,转向DIO:“乔纳森知道这事儿吗?”

乔纳森在里屋练瑜伽,音响开的贼大估计听不见外面的动静。DIO心虚的看了看他的房间,点点头:“知道……吧。”

“合着您没跟他说,皇上,”乔鲁诺把里奇艾尔还给普奇,摊手,“那您自个儿解决吧,我出门了。”

“你回来!”DIO拉住他,又问普奇:“这是怎么回事啊?”

普奇踌躇了一下:“这些孩子,是我……”

这下DIO和乔鲁诺一起坐地上了。

“……好不容易找着的。”普奇说道,“不得不说您的血脉力量真的太强大了,这些阿哥,呸,这些孩子们仿佛彼此吸引一般聚集到了一起,我这两年一直在南边,听说您在这儿定居,我就带着来了。”

“那你这,”DIO有些局促,“那你的意思是……”

“DIO大人,”普奇说道,“您还记得加勒比海上的那些日子吗,您这是创业未半还差点中道崩殂了,可有了这些阿哥,呸,孩子的力量,便可重头再来啊。”

“你想叫阿哥就叫吧,坐船的时候就没见你少看什么梅花三弄烟雨蒙蒙寒烟翠,”DIO叹气,“老友,见到你很高兴,不过这些事都已经过去了。本DIO,已经不打算执着于这些了。”

 

“是啊是啊,你爸爸当时就是这么说的。”普奇说着把果盘推前,“吃瓜。”

乔鲁诺拿过一块西瓜,递给安纳苏,安纳苏又递给徐伦,徐伦接过放回盘子里。乔鲁诺问她为什么不吃,这是人家教堂门口地里种的新鲜着。

今儿下午乔纳森回家看见承太郎在院子里用水缸涮拖把,仔细一看他手里那不是拖把是个红毛男人。承太郎一不小心用力过猛把水缸怼破流了一地,徐伦和乔鲁诺叫喊着上来救人。乔纳森才知道那男孩是徐伦男朋友。他是知道承太郎的脾气的,就把三个人都轰出去,让他们晚点回家,回来时顺便捎个水缸。

路上安纳苏解释,他从广东跟过来找徐伦,打听到徐伦家住在这胡同,刚找到就挨了一罐颜料。乔鲁诺和徐伦这才明白攻击普罗休特的是另外一个人。乔鲁诺带他们到普奇的教堂这儿打听有没有会隐形的替身使者,谁知道徐伦见了普奇没什么好脸色。

“你干嘛拉着脸?”乔鲁诺问道。

“徐徐,算了吧。”安纳苏拽拽徐伦的衣角,“你就给茸哥一个面子。”

普奇很深很深的叹气:“这个账确实很难算。”

合着普奇在广东的时候和徐伦干过架,起因太古早具体过程也不便描述,总之承太郎也卷进去,差点丢了性命。徐伦和安纳苏也是那时候认识的。现在见了面徐伦自然没好脸色。

普奇的教堂在片区南边,现在算半个宗、教/活动所,门口一块空地平时种点菜种点西瓜。还珠阿哥们在教堂里当唱诗班兼职社/工,这个点在广场那边义演募集善款。

乔鲁诺见徐伦不悦,也不敢多耽搁,拿着西瓜问:“咱们这片儿最近有没有发现新的替身使者?”

“没啊,”普奇摇头,“咱这儿上了户口的替身使者我都认识,没见过你们所说的隐身能力。”

“那有没有替身进化的可能性?”安纳苏问道,“像你的白蛇一样?”

“这种现象近两年已经很少发生了。”普奇看了看档案,“你可以回去问问你的朋友,有可能是他的私仇,那个替身使者可能是个外来人。”

“那会不会和迪亚波罗有关系?”

“我听说过绯红之王的能力,我觉得不太会是他。”普奇用手指点点桌子,“你们没有时间被缩短的感觉对不对?”

“有吗徐伦?”乔鲁诺转头。“没。”徐伦吐出一个字。

“你回去问问你的朋友有没有见到过什么奇怪的人吧。”

从普奇那儿出来徐伦没说话,一直在想吃饭时候在后巷那种神奇的被窥视感。那个人不是安纳苏,而且只针对普罗休特一个人。那会是什么人?

但在那之前,她还要先考虑一件事情。

 

“哎哎哎阿强你怎么回事啊。”

徐伦抵住门板不让她爸把门关上,安纳苏在外面不知道该不该进来,生怕自己给夹成烧饼。“阿强,阿强,爸!你就放他进来嘛!”

承太郎在那儿用上白金之星一块关门,徐伦用石之自由绳线拉住门板不让她爸关上:“安纳苏你快进来。”

“我我我我我不不不不了吧我去找家格〇豪泰……”

“这儿最近的酒店也要走半小时啊。现在都这么晚了再说这段时间也没房间的。”徐伦用一根绳缠住安纳苏的脚把他拖进来。

“那个,承太郎,”乔纳森在后边试探,“要不让这小伙子睡一晚吧,人家孩子一个人也不安全……”

承太郎生硬的回头:“我觉得让他过来我女儿会不安全。”

徐伦拖着安纳苏往屋里走:“谁不安全?”

 

晚上乔鲁诺给普罗休特打了个电话,说了普奇的意见。普罗休特还真想起有这么个人,是前阵子出差的时候碰到的,可能那会儿结下了梁子。背景声音里听到里苏特在问晚饭剩下一条鱼是明天煮面还是做汤,乔鲁诺想了想把电话挂了。明天再去找他们说这个事儿。

-TBC


评论(5)

热度(74)